最近的诗坛《十月》的风头盖过了《诗刊》啊

最近的诗坛《十月》的风头盖过了《诗刊》啊

说起诗坛的刊物,那肯定首先想到的就是“唯一的中央级诗歌刊物”《诗刊》了。确实,《诗刊》是级别最高的诗歌刊物,虽然不再是中文核心期刊了,但还是诗坛“一哥”。

不过,最近的诗坛,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抢了《诗刊》的风头,这就是综合性的文学杂志《十月》。《十月》是15本核心文学期刊之一,也算是顶级的刊物了。但是,这段时间的《十月》,却在诗坛出了彩。

首先,2022年8月4日,《十月》承办的第三届“爱在丽江·中国七夕情诗会”爱情诗接力赛,吴小虫凭借《爱情或神》组诗,获得10万元年度大奖。但是,吴小虫的《爱情或神》这首诗,引起了热议。而这样的诗,能斩获大奖,更是让人吃惊。

咱不说这首诗有多么好,或者是多么不好。但是,既然是获得大奖的作品,起码不应该出现错别字吧?可是,其中的一句“我爱她的眼,时间少有的明亮”,就说不通。仔细一想,应该是“世间”少有的明亮才对。

“时间”和“世间”,用拼音输入法输入,确实没多大差别。但是,意义却完全不同,“时间”与明亮无关。就是这样的错误,作者没有发现,《十月》没有发现,评委没有发现,还斩获了大奖。

这事还没完,《十月》的第二个热点又来了。2022年第4期的《十月》,发表了著名诗人小海的诗。其中的一首《佩德罗·巴拉莫》,竟然是将朱景冬翻译的西班牙作家胡安·鲁尔福《《佩德罗·巴拉莫:30年后》文章中的话换行而成,几乎没有改动。

上图上边是小海的诗《佩德罗·巴拉莫》,下边是朱景冬翻译的文章最后一部分。大家可以比较一下看看,除了换行 真的没有什么改动。这样的“诗”,竟然出自名家之后,竟然能够在《十月》上发表出来,怎能不让人惊叹?

不过,《十月》极为淡定,对于热议,像没事儿一样。《十月》的这份“定力”,是《诗刊》需要学习的。就在今年,爆出《诗刊》上十年前发表的作品有抄袭现象,《诗刊》竟然沉不住气,回应了。

“但可能会等到攒够三五个抄袭事件的时候一起公布”,这个回应也是很有意思的。直到今天 《诗刊》也没有公布,看来还没有“攒够三五个抄袭事件”。

这一比较,就看出《诗刊》的沉不住气了。人家《十月》新鲜出炉的抄袭都不吭声,你《诗刊》十年前的事,吭什么声啊?一点也没有顶级刊物“稳重”的特质。

《十月》还会有热点出现吗?估计会有。第八届鲁迅文学奖评选正在进行,不过公布的诗歌提名奖里,并没有《十月》主编助理谷禾的诗集《世界的每一个早晨》。这无疑是挺让人遗憾的,我都觉得谷禾应该获得这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虽然我没有读过他的诗。

但是,东边不亮西边亮,是金子总会发光。这不,2022年8月,《作家》的头条诗人就是谷禾。《作家》以“数一数沙子”为题,一口气发表了谷禾的19首诗,后面还有一篇文章,是陈巨飞写的《立体主义诗歌及其可能性——谷禾近作阅读札记》。因此,《作家》算是给足了版面。

作为综合性的文学杂志,《十月》竟然在诗坛出彩了,这不知算是《十月》的成功呢,还是失败?不过现在的诗坛,想要出彩,要么就是作品太不像诗,要么就是抄袭,这样的“彩”,最好是不出也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