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专访波兰前总统:从囚犯到总统 他临危受命力撑波兰

记者专访波兰前总统:从囚犯到总统 他临危受命力撑波兰

19日晚8时,香格里拉大酒店35楼,科莫罗夫斯基驻足窗前。窗外,成都灯火辉煌,流光溢彩,一望无际。波兰与四川,再次在他身上交集。

6年前的4月10日,时任总统卡钦斯基前往俄罗斯,其专机在俄罗斯坠毁,全球震惊。总统和罹难,同时遇难的还有:总统办公厅主任、国安局局长、银行行长、三军统帅、国防部、文化部、外交部……等国家上层主要人物,遇难者一共96人。

国家安全保卫局启动最高安全级别,火速迎接时任议长科莫罗夫斯基:“议长先生,总统专机坠毁,根据宪法,你现在成为波兰国家代总统……”

科莫罗夫斯基的一生充满传奇:蹲过监狱、做过中学教师、当过报社记者,最终从激进分子成长为温和的总统。

此前一小时,他在宽窄巷子吃火锅。下午的宽窄巷子,人流如织。科莫罗夫斯基挤在人群中,还有点不适应街上有这么多游客。坐在街边凉椅上,闭着眼睛悠闲掏耳朵的老大爷,店里正在烹制的烤鸭冒出的阵阵肉香,奇装异服的街头艺人……这些宽窄巷子的“土特产”,都能引发他的好奇。

一路走一路看,一阵火锅香味撩动起他们的味蕾。代表团中的很多成员都即将尝到他们人生的第一口火锅。“波兰的川菜馆有很多,但是火锅店很少。”一名随行人员在吃完火锅后告诉记者,他已经约70岁了,还是第一次尝火锅。他有点怕辣,而科莫罗夫斯基却吃辣吃得爽得很。

只有经过火锅味的洗礼,才算真正来过四川。鹅肠、千层肚、香菜丸子、鸭掌、老豆腐、茼蒿……蘸着一碗油碟,科莫罗夫斯基的火锅第一单全是“地道货”。

在蓉欧快铁青白江铁路集装箱中心站,科莫罗夫斯基露出笑容。蓉欧快铁连接成都和波兰罗兹,成都因而成为科莫罗夫斯基访问四川的第一站。

科莫罗夫斯基很健谈,“我听说成都的口腔医学很有实力,欢迎来波兰投资啊。”他说,波兰有特色的医疗观光,游客只需花两周时间就可以一边旅游一边享受这些医疗服务。

当天下午,科莫罗夫斯基受到四川省委书记的会见。欢迎他们来川考察访问并表示,在中波两国关系健康发展的大背景下,四川与波兰及各地区交流合作日益密切。特别是2013年4月开通的成都至波兰罗兹市的蓉欧快铁是中国至欧洲最快的直达铁路货运班列,已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新的物流大通道。

科莫罗夫斯基说,波兰政商界非常看好中国、看好四川。将借助蓉欧快铁这个通道,加强往来,把友谊推向新的高度。

在波兰,总统退下来后,仍有专门的办公室和人员,对国家发展仍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香格里拉大酒店35楼一角,坐在城市之上,厚厚的眼镜片背后,透出柔和的光芒。摆上一杯白开水,科莫罗夫斯基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起自己的过去。

1952年6月4日,科莫罗夫斯基出生在波兰西里西亚省奥博尔尼基市,为了纪念自己在二战中去世的弟弟,爷爷给他取了自己弟弟的名字:布罗尼斯瓦夫。

爷爷曾是海盗,最远到过西伯利亚。从爷爷那里,科莫罗夫斯基第一次听说了亚洲。当教授的舅舅曾在中国工作,帮助中国发展纺织工业,成了他了解中国的一个窗口。

父亲齐格蒙特·莱昂·科莫罗夫斯基,是一个有趣的人。他当过科学工作者,同时还是一位诗人。家里有三个孩子,有时会内部的争吵,因为经历过战争,父亲有时情绪会比较激动。妈妈娅德维加·科莫诺夫斯卡就是孩子、丈夫之间的润滑剂。

妈妈毕业于音乐学院,钢琴与妈妈的歌声,成了科莫罗夫斯基永恒的记忆。50年代,妈妈还曾是儿童之家的音乐老师。他至今记得,曾有一个韩国的孤儿,去了儿童之家,妈妈教她唱波兰歌曲、跳波兰传统舞蹈。

1966年,他高中毕业。在学生时代,他是童军指导。在童军里,他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1977年,科莫罗夫斯基从华沙大学历史系毕业,获硕士学位,在一家名为“广泛言论”的小报社任记者。同年,科莫罗夫斯基与安娜·德姆博夫斯卡结婚。11月,因为社会运动被捕入狱。1981年9月27日,作为签署人之一,他签署了独立机构社团成立宣言。在波兰处在状态时,他又被捕了。1982年出狱,担任中学教师。

1989年,科莫罗夫斯基以“民主联盟”和“自由联盟”等党派的身份竞选议会议员,从此步入政坛。他特别提到了波兰前总理塔德乌什·马佐维耶茨基,他曾受邀成为这位前总理的助理,“我曾是一名激进分子,对警棍和警棍的用途一清二楚。”正是这位前总理,让他学会了“妥协和克制”。

1989年至1990年任部长会议办公厅主任,后来历任国防部副部长、众议院国防委员会主席、政府国防部长。“我是第一个不穿军装的国防部部长。”他笑着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国防部长任上,他完成了波兰军队现代化的转变。

2007年11月5日,波兰新一届众议院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科莫罗夫斯基为本届众议院议长。

2010年3月27日,科莫罗夫斯基被选为公民纲领党的总统候选人,将在2010年10月参加总统选举。

可发生在俄罗斯的一件事,却将他提前推上了总统的位置。以温和派著称的科莫罗夫斯基,展现出了刚强的内在。

这天是2010年4月10日,俄罗斯斯摩棱斯克传出一声巨响,一架飞机轰然坠地!这架飞机,就是当时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的专机,总统专机坠毁,惊动了整个世界。包括卡钦斯基在内,共有96人死亡,其中包括三军统帅、国安局局长、国防部、外交部、文化部……等多个国家关键机构的关键人物。

那声巨响发生时,科莫罗夫斯基正在波兰北方城市格但斯克。他突然接到保密电话,是外交部长打来的:“总统专机坠毁了!”科莫罗夫斯基一惊!没有多想,赶紧上车,赶往华沙!

波兰政府保卫局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以最高的安保级别,迎接科莫罗夫斯基。根据波兰宪法,作为议长的科莫罗夫斯基,必须立即履行总统职责,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的签署和确认。

一切太突然了!路上,科莫罗夫斯基一直打电话,一方面,他需要确认空难事故是否真的发生,另一方面,要确认具体伤亡情况,确保三军指挥权不受任何影响。同时,空难为何发生,是否有或颠覆国家的动机。

科莫罗夫斯基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第一时间想到飞机上是谁发生了事故,我关注他们到底是生还是死。”他的亲戚国防部副部长、以及很多亲密的政治伙伴,也在总统专机上,但那一刻,不允许他用太多的时间去考虑个人的情感,朋友罹难,“只能把悲伤深埋在心里,一路上,我一直要求自己那样做。”

必须坚强!要领导国家,在混乱中不再出现其他不稳定的因素!一路上,他这样告诫自己。

波兰的总统是三军最高统帅,首先,科莫罗夫斯基要确定三军指挥权不受任何影响,这是当时他最重要的工作。对科莫罗夫斯基来说,当时最困难的,就是任命空军司令。因为总统专机执飞的,就是波兰的空军,故空军系统饱受质疑。因此,决定任命空军司令是个极其敏感的问题。任命空军司令需要下定决心,要对军队信任。根据他长期担任国防部长从而了解到的军队情况,运用他的知识和经验,做出了任命当时新的空军司令的决定。

很快,波兰银行行长、三军将领、各个重要岗位的关键人物全部补齐,波兰国家上层机构在紧张中恢复正常运行。

“现在看来当时的任命是正确的,因为近年来空军发展良好,也没有再出现重大空难事故。”科莫罗夫斯基一改紧张表情,对记者笑笑,“那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光,我身兼两职,要稳定整个国家社会。”

波兰宪法规定,在职总统去世后,代总统有14天时间择定新的总统大选的日期。

2010年4月21日,科莫罗夫斯基宣布,波兰将于6月20日举行总统选举。

7月4日,波兰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结束。次日,波兰国家选举委员会公布:科莫罗夫斯基当选波兰总统!

7月6日,在华沙王宫,科莫罗夫斯基正式接受了国家选举委员会颁发的授权书。

2011年12月18日起,应中国国家主席邀请,科莫罗夫斯基对中国进行了为期5天的国事访问,这是继1997年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访华后,波兰国家元首时隔14年来的又一次访华。科莫罗夫斯基表示,波方愿与中方加强高层交往和各级别人员往来,全面深化贸易、投资、科技、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互利合作,增进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使两国战略伙伴关系更多造福两国人民。

2015年5月,波兰新一届总统选举中,科莫罗夫斯基被保守的反对党——法律和正义党候选人安德泽杰·杜达击败。2015年8月,卸任波兰总统一职,成为波兰前总统。

回顾过去,科莫罗夫斯基说:“我作为总统在2011年对华访问期间,将中国和波兰两个国家的外交提升到了战略伙伴关系水平,我觉得这是我在外交政策上取得的巨大成就。”

香格里拉35楼大厅,科莫罗夫斯基坐上沙发,随行人员拿过靠枕,放到他背后,但他始终直着身子,双手十指叉握,双肘撑在膝盖上,双目注视着记者或翻译的眼睛。

科莫罗夫斯基:中波两国之间的政治、经济合作大门已经敞开了,需要双方共同努力来充实合作内涵。这也是我此次来四川访问的目的。我们特别希望四川能够在充实两国关系内涵方面,发挥自己的优势与特色,用最具体与务实的合作内容、合作项目来充实它的内涵。

科莫罗夫斯基:马佐维耶茨基十分聪慧,改革的政策十分有魄力,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最大的能力便是能够协调各方政治力量,达成共识,寻求妥协,在不同的力量之间游走。另一方面他也教了我一个重要理念——“对不同观点的人一定要保持尊重。”他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位知名政治家。

科莫罗夫斯基:我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一个代表,而且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幸运的。建立自由市场经济,确保波兰能够持续快速、安全、独立的发展,是我们这代人的职责。过去20年里,波兰经济增长了3倍。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确实是个幸运儿。

科莫罗夫斯基:在仕途上取得的成就我已经感到很满意,但是我要强调的是,现在的成就也是我一步步脚踏实地地走过来的。回顾起我的从政经验,是非常稳固的,从低级别一直走到了权力的巅峰,这一过程中没有大起大落,到了一定时期就实现了自己的新目标,我还是感到非常自豪。

科莫罗夫斯基:波兰没有评价自己的传统和习惯。我很满意的一点就是在过去的5年时间,我得到了民众的信任,在不同的民调统计中,最多的时候我的支持率可以达到80%,它也反应了有相当一部分波兰人对我拥有信任,我很看重这一点。

在总统任职的5年中,我最成功的地方是把许多重要的关系提升到了更高的层次。波兰现推行的新家庭政策,实行此政策最初的动因是解决波兰包括欧洲许多国家面临的人口危机问题。波兰政府重视家庭在社会发展当中的作用,把它作为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所以对家庭政策的倾斜是非常明显的。

我还有一个重大成就就是加快推进波兰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在我担任国防部副部长、部长期间,我也在积极推进此项事宜。在我担任总统时,我依然在朝此方向努力。

第三个成就是增加了波兰经济的核心竞争力,在这方面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推行了很多政策。波兰和四川政府一样非常看重创新发展,实现产业、技术创新,波兰在创新产业方面也投入了非常多的财力物力。

第四个成就是波兰的外交在过去5年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不仅是积极开展与欧盟的外交(因为波兰为欧盟成员国),我们同样重视新兴市场与新兴国家,把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作为外交政策的出发点,把与新兴国家的外交放在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华西都市报记者刘秋凤苟明实习生卫心叶摄影杨涛张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