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金牌剑手:我把每一块奖牌献给天堂里的母亲!为在东京再续辉煌疫情期间他兼职送餐 ……

奥运金牌剑手:我把每一块奖牌献给天堂里的母亲!为在东京再续辉煌疫情期间他兼职送餐 ……

原标题:奥运金牌剑手:我把每一块奖牌献给天堂里的母亲!为在东京再续辉煌,疫情期间他兼职送餐 ……

鲁本 · 利马多(RUBEN LIMARDO),委内瑞拉男子重剑选手、2012 年伦敦奥运会个人冠军,谈到了他的奥运经历、他在异国他乡的生活、担任快递员,以及因全球疫情影响而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

★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您遇到了很强的对手。在四分之一决赛中,您击败了意大利的保罗·皮佐(Paolo Pizzo),并且在此之前淘汰了瑞士的马克斯·海因策(Max Heinzer)。当您进入四强后,您是否迫切地希望自己能最终拿到金牌?

其实,我的奥林匹克金牌之梦是希望自己在 2016 年的里约奥运会上获得冠军,我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在伦敦夺冠。但是,我那天的身体状况非常好,我告诉教练,今天我们或许可以得到一枚奖牌。

伦敦奥运会前三个月,在海登海姆世界杯上,我输给了马克斯·海因策(Max Heinzer),后者是我在伦敦奥运会上进入 8 强的对手;在争夺四强席位时,我与 2011 年卡塔尼亚世锦赛冠军保罗 · 皮佐(Paolo Pizzo)相遇,我们的实力差距并不大且相互熟悉,因为我一直在欧洲训练。奥运会之前,我在莫斯科训练了两个星期,与一批优秀的俄罗斯队员一起训练:Sukhov,Tikhomirov,Anokhin 和 Bida 等。当我赢了 Pizzo 时,我感觉我有机会了。

进入半决赛,我的对手是美国人塞思 · 凯尔西(Seth Kelsey),我们经常在泛美地区的比赛中见面。这场比赛非常艰难,因为彼此很了解,最后我进入了决赛。 决赛前,我预计会与韩国的 JUNG Jinsun 争夺冠军,但他输给了挪威的 Bartosz Pjasetski,我对教练说:“我的机会来了!如果这场比赛赢不了,我可能永远不会再有机会了”。最后,我如愿获得了胜利,因为我的技、战术发挥完全正确无误。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是的。是我的母亲建议我跟着叔叔学习击剑的,母亲在奥运会前的两年去世了。伦敦夺冠那天,我真的很想她,我获得了奥运会金牌,但很遗憾,她没能亲眼看到这些。在我母亲去世后,我会将每一次胜利、每一块奖牌都献给她,献给在天堂的我的母亲。

我想继续跟着我叔叔学习击剑,而他选择了去波兰。首先,在那里有很多学习击剑的机会,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这里的物价并不昂贵;其次,在2000-2005年间,波兰男子重剑队的少年队表现非常出色;再加上我叔叔会讲波兰语和俄语。于是,终于在我高中毕业后的2003年,我也移居波兰,随后考取了大学,并在奥运会前两年毕业了。

我很喜欢在这里生活,尽管她不是我的祖国,但对于击剑,我可以拥有一切,这是最重要的。击剑,是我的激情所在,我确实很想获得第二枚奥运会奖牌,尽管我意识到这在男子重剑项目中很难做到。目前还没有人在个人比赛中赢得过两枚奥运金牌。

现在,我们也有一个俱乐部和我们自己的基金会,这是我们 8 年前创建的。大约有 20 名击剑运动员,我们为他们提供全新的运动机会。但是现在,我们没有赞助商及资金来支持这些。我们正在努力寻找赞助商,这非常困难,尤其是在全球疫情流行的现在。

是的,我不得不去优步餐厅当送餐员。我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我已经十个月都没有见到我最小的孩子了。从一月到三月,为获得奥运积分而忙于比赛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家人,我的妻子和孩子先回委内瑞拉了,因为我的家人在那里。原以为我妻子和孩子可以在三月份资格赛结束后再回波兰。但是,三月份疫情爆发,国界都被关闭了。

这么长时间,我不能回家看看刚出生的第二个孩子。后来,好不容易买到了将家人送回波兰的机票,尽管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我意识到我需要做一些事情,因为财务危机将在几个月后出现。现在的送餐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我可以在早上训练,然后回家、休息一个小时等身体恢复后开始上班 — 接单、骑车、送餐。我每周还有两次在线英语课程,我一直都说西班牙语和波兰语,但我希望自己的英语能更好些。

我能说流利的波兰语和西班牙语,英语说得不好。俄语就更差了。但我能听懂您讲线%。我已经在俄罗斯队训练了很多次。我会在与 Sukhov,Anokhin,Bida 等选手交谈时学习。

没有。虽然在伦敦夺冠后,许多国家希望给我提供公民身份以让我为他们效力,但我是委内瑞拉人,这个国家永远在我心中,我只想为我的祖国效力。

★ 您曾说过,您不打算在东京奥运会之后退役,您还希望征战 2024 年巴黎奥运。

是的。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击剑。当我在生活中遇到任何问题,我会去剑馆、去实战。击剑可以帮助我应对压力。当然,我也很想参加巴黎奥运,但这取决于我的状态和成绩。如果我排在前 16 名并且表现出色,那为什么不呢。但是现在,我只关注东京奥运会。也许,如果我在东京赢得一枚奖牌,我可能会结束我的运动生涯。但如果没有,我将继续努力!

★ 您是委内瑞拉历史上仅有的两个奥运冠军之一。因为击剑不是您家乡最受关注的运动,您能在自己的国家出名吗?

我可以。虽然,在我获得金牌时,我甚至都不知道、是我的朋友告诉我说:“哦!这是委内瑞拉历史上的第二枚奥运金牌!” (笑)。但我认为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我们有一位非常出色的运动员 Yulimar Rojas,他在三级跳远中保持了三项世界纪录。我认为,如果奥运会已经举行,她将毫无问题地赢得比赛。但是,现在我们不得不再等一年。这个运动员在我们国家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在俄罗斯,情况完全不同:你们获得了很多奥运金牌,而在委内瑞拉,只有 2 名奥运会冠军、世界冠军大约 5、6 个。

我不知道。在波兰,我们有一家针对孩子的击剑俱乐部。当然,现在,一切都变得很复杂,许多孩子因为疫情而没法接受培训。也许将来会变得更好。我不想回到委内瑞拉,因为在体育方面没有机会。我们有重大的政治和经济问题。我可能会更喜欢留在这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