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足球十年移民计划:一场与血统观念的斗争

波兰足球十年移民计划:一场与血统观念的斗争

波兰队中已有5名移民球员,分别是伯尼施(左四)、波兰斯基(左五)、佩克斯(右四)、奥布拉尼亚克(右一)和马图西克。但他们的波兰语大多都磕磕绊绊,队内头号球星莱万多夫斯基 (右二)就曾直言,不会说波兰语就根本不配让雄鹰在胸前飞翔着(波兰队徽为雄鹰)。

如今,波兰人依旧沉湎于上世纪70年代短暂的足球辉煌中。作为本届欧洲杯东道主,他们也在竭力重新触碰消失已久的荣耀。当克洛泽、波多尔斯基这样的波兰后裔在德国队中崭露头角后,波兰足球也看到了足球复兴的希望——足球移民。从最初的奥利萨德贝到如今队中的5位移民球员,波兰足球也在这样的捷径中品尝着亦苦亦甜的滋味。

在欧洲杯揭幕战上,很多人都留意到波兰队在唱国歌时,远远没有希腊队那样嘹亮。因为,波兰的首发球员中有3人并非成长自波兰,对于国歌《波兰没有灭亡》也无法纯熟掌握。

事实上,在本届波兰队中来自海外的移民球员多达5名。如果不是波兰国内一度出现巨大的反对声,主帅斯穆达甚至可能把移民球员的比例进一步提高。

2009年波兰无缘南非世界杯后,老帅斯穆达接过教鞭,承担起带队征战欧洲杯,复兴波兰足球的重担。薄弱的足球环境以及缺少有足够天赋的球员,让斯穆达在执教最初头疼不已。

“前几年,波兰优秀球员严重短缺,现在已不是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当时我们甚至有能力组建3支国家队。现在,我们则缺乏有能力应付国际赛事的年轻人,这变成了大问题。当我接手这支球队时,仅仅有两到三名球员参加过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斯穆达球员时代是波兰知名国脚,迄今在波兰国家队出场次数排名榜仍位列第三。曾在德甲效力过的斯穆达决心引入“海外计划”。

因为长期战争不断,过去数百年的波兰史完全就是一部宏大的民族融合史,海外移民也成了斯穆达所期待的“驱动力”。

在斯穆达的主张下,波兰足协开始在全世界寻找优秀的波兰裔球员。斯穆达先是引进了效力于杜塞尔多夫俱乐部的马图西克充任中场,这位出生在波兰的球员还能讲一口像样的波兰语,他的加盟让波兰上下感到满意。这也坚定了斯穆达寻找移民球员的决心,于是波兰斯基、伯尼施、佩克斯和奥布拉尼亚克先后加入波兰队。

由于波兰队的球衣上绣有国徽——带着王冠的白鹰,因此波兰人也习惯将自己的国脚称作“雄鹰在胸前的人”,但是5位移民球员的加入还是引发了争议。

曾经入选过德国21岁以下国家队的波兰斯基也被波兰媒体捅出曾直言自己是德国人的旧闻,不过这并没有令斯穆达放弃,因为他很明白这些来自德甲的主力球员能给波兰队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当我受到国家队的征召时,我会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波兰国家队。我认为自己选择为波兰效力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不仅仅是我的肉体来自于波兰,我的心也同样属于这里。”波兰斯基也不得不在波兰最有影响力的《选举报》上公开袒露心迹,这才让波兰国内的不满声有所减弱。

斯穆达的海外计划同样也曾遭遇球队内部的质疑。因为祖父是波兰人,从小生长在法国的奥布拉尼亚克被招入球队,他那磕磕绊绊经常语法出错的波兰语不但令波兰球迷一度难以接受,队内头号球星、多特蒙德前锋莱万多夫斯基更是直言,奥布拉尼亚克不说波兰语的话,那就根本不配让雄鹰在胸前飞翔着。

即便这样,斯穆达也没有放弃“海外计划”,他相信只要球员们团结一心,波兰队就能够迸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曾经在1978年和1982年两度随波兰队赢得世界杯赛铜牌的老门将托马斯泽维斯基在退役后加入波兰右翼政党,他也公开指责斯穆达的波兰队血统不纯正。这也让波兰右翼人士在媒体上长篇累牍数落波兰足球的倒退。

外界巨大的压力让斯穆达最终选择放弃此前一直考察的4位移民球员,最终波兰队中的“移民”数量也就停止在5人。外界的质疑让斯穆达不得不在国家电视台公开回应,“他们或许出生在波兰,只是日后随着家人搬离国外,因此他们事实上属于波兰籍。我们其实并没有太多这样的球员,德国、法国和荷兰倒是很多。”

在近半年的热身赛中,球队5位移民球员逐渐展现了自己的能力,他们也艰难地赢得了部分极端波兰球迷的尊重。

奥布拉尼亚克上个月就被授予波别季斯卡市荣誉市民的称号,这是他祖父所出生的波兰城市。“确实,在和队友的沟通上还有些困难,因为我的波兰语并不算很流利,但是近来我已经在努力尝试多与队友进行交流。球队的气氛比起两年前要好多了。我们很团结,都专注在欧洲杯上。”在奥布拉尼亚克看来,波兰球迷开始真正接纳自己,而他也希望为波兰足球赢得荣誉,他甚至说一旦波兰最终夺冠,还将在自己身上文上代表波兰的白鹰。

不过,波兰队一旦无法小组出线位移民球员的一定是国内漫天的批评声,毕竟有太多的波兰人无法接受这样并不纯正的波兰队。

早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前,克洛泽入选德国队,就让波兰足坛感到无奈。当时的波兰队主教练、波兰足坛最伟大的球星博涅克在接受《共和国报》采访时就预言,这是波兰足球无法挽回的损失,“克洛泽可以代表波兰队踢球,但是我们没有展示出足够的诚意,我们甚至忽略了他是波兰人。而在德国人眼里,只要球技够好,就能披上德国队的战袍。”

当时的波兰队锋线乏力,博涅克只能把重任放在一位尼日利亚人埃曼努埃尔奥利萨德贝身上。这位尼日利亚前锋在1998年转会华沙波兰人队后,就展现出了惊人的攻击力,在他的率领下球队夺得了波兰联赛、杯赛和超级杯的大满贯。

很快奥利萨德贝就赢得了波兰姑娘贝塔的青睐,两人步入婚姻的殿堂。2000年,博涅克游说当时波兰足协和波兰总统,帮助奥利萨德贝加入波兰国籍,最终才将其招入国家队。这样奥利萨德贝可以代表波兰队参加2002世界杯的预选赛了。就在第一轮预选赛开前,奥利萨德贝拿到了波兰国籍(有传言说是由于总统最后的命令才得以实现的)。

“波兰国内黑人并不多,所以很多人歧视黑人。”奥利萨德贝最初出现在波兰队中时甚至遭受了种族歧视主义者的羞辱,“在角旗处,大约有50只香蕉向我飞来,而且,我听见那些球迷还在学猴子叫……但是对方的队员立刻对我说‘奥利萨德贝,别担心,他们都是流氓,他们是醉鬼’。后来那家俱乐部给我送来了一封道歉信。”

波兰一些右翼政党也大肆批评奥利萨德贝,其理由就是“他连波兰话都说不好,而且让波兰队不再纯正”。对此,奥利萨德贝的回应很简单,“我并不是只为了足球。足球大概只有10年到15年的活跃时光。有了波兰公民的身份,我在退役后就可以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奥利萨德贝最初不堪的回忆并没有打击他的信心,在预选赛中他包揽了球队三分之一的进球,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带领波兰队闯进了韩日世界杯。在韩日世界杯上,奥利萨德贝的进球也帮助波兰队以3比1战胜美国队,赢得了当时唯一一场胜利。

奥利萨德贝的成功让波兰足球界找回了难得的信心,但随着博涅克的辞职,波兰足协内部又一次开始了关于国籍和移民的争论。

四年后的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德国队的克洛泽和波多尔斯基两位波兰裔球员又一次展现出惊人的进攻火力,这也让当时与德国队同组的波兰队感到难堪。

随着荷兰人本哈克执教波兰队,他也与波兰足协有了更进一步的沟通,“很多人就是坐在办公室墨守成规,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变化。”在本哈克递交给波兰足协的一份计划中,让外籍球员加入波兰就是波兰足球复兴的重要一步,这也被他称作“无国界”计划,“克罗地亚队中有巴西籍球员,德国队中有波兰籍球员,法国队中有阿尔及利亚籍球员,曾经来波兰比赛的阿塞拜疆队中还有3位巴西籍球员。为什么别的国家能很容易地让外籍球员加入,而波兰就那么困难呢?”

上届欧洲杯,本哈克的波兰队又一次打破了国籍。出生在巴西的中场球员格雷罗成为波兰足球史上继奥利萨德贝后的第二名“外援”。

与奥利萨德贝一样,在本哈克一再与波兰足协沟通后,格雷罗才“火线”加入波兰队。这位曾效力科林西安以及弗拉门戈等球队的巴西人,2006年开始效力波兰的华沙列加队。来到波兰之后,格雷罗马上给这个近乎呆板的一致讲究力量和身体的国度带来了一丝新鲜的空气。

在波兰联赛中的出色表现令格雷罗得到了波兰国家队主教练本哈克的赏识,但波兰国内的法律规定,外国人只有在波兰居住满5年以上才能取得该国国籍。在本哈克与媒体的上下奔走后,2008年4月17日波兰总统卡钦斯基亲自游说内政部,格雷罗才得以加入波兰国籍并参加了随后欧洲杯的比赛,而他也成为当时波兰队中的最佳球员,“当我最初获得波兰国籍时,大部分波兰人对我不是很友好,起码对我的能力有所怀疑。但我向他们证明,选择我是正确的,波兰球迷最终接受了我。”

对于自己推崇的“无国界”计划,本哈克如此评论道:“世界已经越变越小,人们可以选择不同的国家工作和居住,足球运动员同样有选择代表哪个国家比赛的权力。这就是现代足球。”

在2008年后,本哈克还曾希望招揽意甲前锋阿夸弗雷斯卡,但最终因为这位前国米前锋一心希望披上蓝军战袍才不得不作罢。

在离任前,本哈克曾对波兰足球给出了自己最后的建议,“对于波兰足球而言,最需要的就是有天赋的球员,现在全世界有着众多拥有天赋的球员,世界变了,有波兰人在其他国家效力,同样波兰也可以招揽优秀的球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