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也爱淄博烧烤

老外也爱淄博烧烤

4月15日晚上7点,阿杰到淄博找烧烤吃,在一条街上连问几个店铺,老板都告诉他别排队了,甚至有的说“下午2点开始排队的还没吃上”。他告诉霞光社,走了两条街,寻觅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有一家店收留他们。

近一个月,“进淄赶烤”的火热程度超乎想象。4月26日,淄博市文旅局发布公开信,指出“五一”期间中心城区的酒店已基本售罄,客流量已超出接待能力,并建议游客错峰出游。根据统计,“五一”假期,淄博游客预计将超过12万人。

淄博市铁路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以来,淄博站到发旅客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日均到发旅客4万人次,4月15日、16日淄博市三座火车站合计到发旅客超22万人次。

淄博市商务局数据显示,3月份以来,全市1288家烧烤经营业户日均接待人数13.58万人,主城区张店重点烧烤店营业额同比增长35%左右。

4月13日,“愤怒的小鸟”游戏创始人Peter Vesterbacka去淄博吃烧烤的视频,广为传播。在去往淄博的高铁上,他练习“撸串”动作,去到淄博大排档后,他现场撸串、包葱、卷饼,并称赞“好吃”。

4月25日,前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兼联合国副秘书长、“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研究院联合主席埃里克索尔海姆(Erik Solheim)发布推特表示,他乘坐中国高铁去往淄博。

4月28日,索尔海姆发布了在淄博吃烧烤的“游客照”,并写道,“淄博是中国的‘烧烤之都’,中国的年轻人都蜂拥而至。我很享受此次淄博之行。”

无独有偶,4月24日,小红书博主@葛心阿姨也发布了视频,她和英国男朋友从伦敦坐飞机回到青岛,半夜12点到了淄博,第一顿就吃了烧烤。

去年8月,B站德国UP主@Hey_Tobi 发布了一个vlog,讲述他带着中国进口的烧烤设备,在柏林一个公园摆摊,现场做东北酸菜烤肉,并邀请经过的路人吃。大家都发现非常好吃,表示还想来吃第二次。结果因为太热闹,引来警察,考虑到火灾隐患,他的烧烤摊只能收档。最后,这个视频在B站获得超过560万的播放量。

中国烧烤文化风靡,也形成了极大的产业规模。红餐品牌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中国烧烤品类发展报告2023》指出,2022年烧烤品类市场规模突破了2200亿元。

国内烧烤供应链头部公司利思客董事长张利告诉霞光社,中国烧烤有八大派系,山东是烧烤的第二故乡,“淄博烧烤火了,全国(吃烧烤)热度也很高。这不仅仅是烧烤,也是一种文化现象,用一种美食打造了一个城市的名片。淄博烧烤对整个烧烤业态的向上发展,是起到推进和催化作用的。”近日利思客也派了团队去淄博考察,准备达成一些合作。

根据红餐大数据,截至2023年4月,全国烧烤门店数约为47.4万家,其中烤串和烤肉门店数分别为28.7万和17.2万家,火锅门店数达到了44.4万家。

张利发现,淄博烧烤火了之后,想开烧烤店的人越来越多了,他认为,烧烤将会诞生很多大品牌,不久的将来,中国将会有上百万家烧烤店。

“从宏观上来讲,烧烤是人类最早的烹调方式。”在烧烤产业深耕18年的张利认为,烧烤是人类的一种文化现象,是人类的文化母体。

根据考古信息,1978年出土于湖北省随州战国时期曾侯乙墓的青铜炉盘距今2400多年,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煎烤食物的青铜器具之一。在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煎烤器有铜烤炉、铜煎炉,距今已有2200多年。

回到当代,上世纪末,因为新疆尔族的烤羊肉串在各地普及,烧烤逐渐成为普及全国的大众美食。事实上,除了最近火出圈的淄博烧烤,中国还有很多地方的烧烤也非常有名,比如江苏徐州、辽宁锦州、黑龙江齐齐哈尔、新疆、四川乐山、内蒙古等等。

在国外,烧烤、烤肉、BBQ也极为盛行。尤其在疫情期间,居家烧烤、户外烧烤成为人们的一大必备活动。

古希腊诗人荷马在史诗《伊利亚特》第一卷中,就提到过类似“烤串”的食物。英语里表示“烤串”的kebab一词,源自两河流域的阿卡德语kabābu,最初就表示“烧烤”。

美食史学家阿德里安米勒(Adrian Miller)就曾写过《黑烟:非洲裔美国人和美国烧烤》(Black Smoke: African Americans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Barbecue)一书,他说道,美国的烤肉文化有着强大的美国原住民传统影响。在18世纪,英国殖民者在弗吉尼亚(Virginia)强迫非洲奴隶为他们做饭,逐渐地非洲裔美国人成为了烧烤能手。

米勒指出,烧烤风格因地而异:南北卡罗来纳两州喜欢在户外烤肉架上烤全猪;德州东部一定要有“德州三项”(Texas trinity),鸡胸肉、香肠和猪排;来到芝加哥,则有烤猪排尖(猪排被切成一口一块大小)或烤鸡肉。

张利经常关注与探究国外的烧烤文化,国内外烧烤大同小异,主要在于烤肉形式不同,以及使用配料不同。

除了中国烧烤,韩国烤肉、日式烧肉、土耳其烤肉、巴西烤肉都比较知名。如同淄博烤串搭配大葱、小饼等配料,国外烧烤也有各自的吃法。巴西喜欢烤牛肉时直接撒上一点盐,精髓是原汁原味;澳大利亚会将烤好的大马哈鱼和虾辅以蒜泥酱食用,也许还会搭配澳洲牛排;夏威夷烤肉主要用牛肋骨和鸡肉,而菠萝作为配菜。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UnivDatos Market Insights(UMI)发布的报告,从2022年到2028年,全球住宅烹饪烧烤市场规模的复合年增长率预计约为4%。

2022年初,市场信息公司NPD Group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市场中的便携式烤架、燃气烤盘和户外厨具较疫情前有所恢复,总销量超过600万台。2021年仅下半年就售出了近1300万件烤架配件,较2020年同期增长4%。数据还指出,2020年7月至2021年,美国消费者已购买了超过2100万台烤架和户外炉具。

NPD Group公布称,包括配件、燃料和炉灶在内的户外烧烤市场在2021年为美国创造了61亿美元的零售额,比上一年增长14%。NPD家居装修总裁佩里詹姆斯 (Perry James))表示:“在大流行期间,烧烤变得越来越流行和重要,它促进了一些人的安全户外社交,并为其他人提供了消磨空闲时间或培养烹饪技能的新方式。”

根据HPBA(壁炉、庭院和烧烤协会)统计,几乎三分之二(64%)的美国成年人拥有烤架或烟熏炉, 超过十分之七 (72%)的加拿大成年人拥有烤架或烟熏炉。

根据咨询公司Mordor Intelligence发布的相关报告,亚太地区的电烤架销售额预计将随着食品领域需求的增长而增长,该领域在2020年创造了37550亿美元,预计到2027年将超过55000亿美元。

4月中旬,电商数据平台Jungle Scout发布文章称,过去30天里,亚马逊最畅销的16款产品之一,即是烧烤工具套装(BBQ Grill Tools Set),该套装的收入增长了669%,期间亚马逊上“烧烤配件”的搜索量增长了234%。

“油脂的香气和火燃烧之后的‘美拉德反应’,是人类无法抗拒的。”张利说道,“烧烤存在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地区和民族,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而已。”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工厂”,从上世纪末开始,欧美等地的家电品牌商将生产基地向外转移,中国凭借成本、规模和技术配套的优势,承接了全球主要的家电订单,代工厂在国内迅速崛起。继而,海尔、美的、海信等大型家电国货出海,家电品牌出海逐渐成为主流。

根据咨询公司QYResearch出版的《2023-2029全球与中国电烧烤锅市场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凭借完善的上下游产业链、充沛的劳动力供给、持续的技术突破等一系列优势,中国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烧烤锅出口国。

报告指出,目前全球电烧烤锅生产地区主要是中国,2021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烧烤锅制造和出口地区,约占电烧烤锅产量的79.54%。中国也是全世界电烧烤锅消费水平较高的市场之一。在未来几年,电烧烤锅市场有望在亚太地区获得高速增长。

“全球电烧烤锅主要生产企业包含Weber、苏泊尔、福腾宝、美的、松下、德龙、康佳、特福、九阳、小熊电器、German Pool、大宇、奥克斯和利仁等。2021年Weber为全球最大的电烧烤锅生产企业,企业营业额达到37.97百万美元,占全球电烧烤锅总市场的24.34%,其次是苏泊尔,2021年电烧烤锅营业额达到了20.11百万美元,约占全球电烧烤锅总市场的12.89%。”上述报告指出。

疫情之前,通过国内烧烤店的积累与实践,张利也曾在西班牙、澳洲开过3家东北烧烤店。他发现,外国人对中国的两种美食情有独钟,第一是火锅,第二就是烧烤。

张利介绍道,他开过烧烤培训学院,其中一位学生,如今已经在新加坡开了五家烧烤店,每家店的生意都很好。“在新加坡,我们看到了很多认可,也看到了(中国烧烤)未来在全球的空间。”他发现,身边很多合作伙伴,正谋求在新加坡及其他国家城市选址开店。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中餐已经传播至全球130个国家,海外有超过60万家中式餐厅。

近年来,中餐出海中,火锅成为其中增长最为迅速的品类,已在全球实现广泛布局。2003年,小肥羊第一家海外店落地美国洛杉矶,至2021年其在海外门店已经达到100家。

海底捞早在2012年就进军海外,到2022年6月末时,已经在中国大陆之外开设了125家门店。至2022年9月,小龙坎相继在日本、德国、美国、柬埔寨开店,将海外门店版图扩展到40家。

“国外最火的中餐是火锅,紧随其后的即是烧烤。现在,烧烤在国内竞争、迭代,再去向上发展,将来会达到国际的高度、大家都认同的高度。”张利对霞光社说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